全国百佳图书出版单位 全国新闻出版系统先进集体 全国版权输出先进单位 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

万物互爱的朴素传达

作者:崔昕平    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    时间:2022-06-17    点击量:126

 image.png

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系列(5册) 张炜著 2022335.00元(册) ISBN9787570713936

 

  张炜以语词、诗心与思想构筑的文学世界中,童年、动物、自然与生命思索可视作贯穿其间的关键词。在张炜的文学世界中,对儿童文学文体的创作选择,诚如王尧的表述,是将“童心”作为“方法”,以“童心”观照自然,借“童心”彰显道义。新作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系列既可感受到作家恒定的文学气质,同时又呈现出富有新意的儿童文学表达。

 

  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系列中的5个小故事,《想家的小螃蟹》《亲爱的小驴》《我为什么流浪》《黄鼬一家》《海豹恩仇录》取万物有灵的视角叙事,呈现出童话世界中动植物的众声合唱,其手法并非止于“拟人化”,而是递进一层的“生命化”。对一个众生共处的“非常动物故事”的描绘,也可能会附着朝向动植物自然神性的“传奇性”书写,但作家显然有意识地让可能出现的“传奇性”摆向了一种写实风的“生活化”。于是乎,在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中,我们邂逅了另一种滋味的、关于万物互爱的日常讲述,自然舒缓,如流水入心。

 

  “生命化”不同于“拟人化”之处,在于作家不是仅让动植物讲人话,也不是简单地让动植物作为推动以人物为核心的故事的陪衬,而是将它们视为与人类无差的生命,描绘它们丰富的情感世界。这样的描写切入点,显示了真挚的“去人类中心主义”理念。因为这样的理念灌注,在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系列的故事中,贯穿了一种具新异感的动物视角,动物们被刻画成独立的生命体。无论是《想家的小螃蟹》中小螃蟹“旗手”热爱绘画的追求,与伙伴们关于动植物属性的深入辩论,还是《黄鼬一家》中黄鼬夫妇从人类那里学到了读书喝茶,学到了欣赏音乐,还畅谈听音乐的感受等,这样的动物描绘着实令人耳目一新。动物像人类一样有着理想与精神的追求,还向人类习得物质层面与精神层面的双重享受。这当然是很“童话”的,但这样的视角与传达,恰恰在提示常被人类忽视的一点:万物共处的自然生态圈中,动物们也在密切关注着这个与它们共存的人类。借助对动物生命化的立体刻画,借助动物的视角,达成动物与人类的“互视”,是作品的一重深意所在。

 

  作品写作取“中和之美”,既警示了“人类中心主义”的思维惯性,也规避了“生态中心主义”的急切表达,不为呼吁生态保护而对人、对人性做出简单化的否定,而是力求做到客观的、交互的生命呈现。这种“生命化”的书写,不是以剑拔弩张的冲突来敲响人类生态反思的重锤,而是以温馨的、具有生活滋味的故事唤起动物与人类之间相互的爱与尊重。这即是如前所述的紧贴现实的“生活化”叙事。作品没有《少年与海》《寻找鱼王》等作品中的海滨传奇韵味,也不似《兔子作家》等作品浪漫欢悦的童话气息,而是一种小开角的、写实风的、生活化的讲述,让故事没有“架子”,自然纡徐,一如生活。

 

  作家为每个故事都赋予了一个非常美好的结局。这也是这个系列基于儿童受众非常可贵的一点。作家并不打算让自己的故事致力于揭示丑与恶,也不取警示教诲儿童的俯视姿态,而是力图引领童心去感受大自然中与人类共在的、无差别的生命,力图让美善的东西自然地生根,以善念来充盈儿童的心灵。作品中的孩子们都敏感地接收到了动物生命的情感讯号,对万物生灵的爱的能力在心灵深处自然生长。同时,作家不单单把这种美好的愿念寄托在儿童身上,每个卷入故事中的成人,也都仍能从心底唤醒对万物生灵的质朴的善意。比如《亲爱的小驴》中,当一群大人取笑小男孩确信他的驴会说话时,小男孩认真地反驳,小驴只是现在还小,而且,她说的话就是话,只是人类听不懂罢了。

 

  张炜说过,这个时代的孩子博学,但缺乏关于大自然的真实感受。“张炜非常动物故事绘本”系列正如一扇通向万物生命的自然之门,将儿童带到了一个个鲜活的动物生命中间,以万物和谐、互敬互爱的生态伦理,以善念、爱力与感知力丰盈儿童的心灵。这样的儿童文学着力点,就像别林斯基所说,是“发扬他们的博爱感和对无尽事物的感觉”,是比防止儿童沾染上某种恶习和不良倾向的教化“更重要的事”。


免责声明:

1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安徽少儿出版社” 或“来源:本站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安徽少儿出版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,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安徽少儿出版社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安徽少儿出版社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